两次踩中风口,即将闪电上市 解密宁德时代之父曾毓群

origin电动汽车 车东西2018/04/04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Origin 车东西4月4日消息,经过24天的等待,国内动力电池 […]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Origin

车东西4月4日消息,经过24天的等待,国内动力电池一哥宁德时代今日正式通过证监会上市审批(过会),即将登录A股市场,并有望成为动力电池第一股,市值或将超过1300亿元!

有趣的是,宁德时代24天的过会时间也打破了富士康在3月初创下的36天的记录,成了目前国内最快过会公司,堪称闪电速度!

宁德时代成立于2011年,2017年动力电池出货量12GWh,仅仅用了7年时间就超过了松下、LG等传统巨头,拿下宝马、上汽等一众车企巨头的订单,成了全球第一大未上市动力电池巨头,具体请参照车东西此前文章《半年估值狂飙500亿 电动车时代成就第一暴发户》。

在惊叹宁德时代的闪电上市速度之外,车东西发现其创始人曾毓群也极具传奇性,这个出身农村的“穷小子”不仅用7年时间缔造了宁德时代的传说,在此前创办的另一家电池公司ATL还曾助力苹果推出iPod、iPhone,并成为消费锂电软包电池龙头,传奇程度直逼国内电池领域的另一传奇人物——比亚迪CEO王传福!

一、动力电池领头羊 过会只用三周半

4月4日上午,证监会还未发文确认,已有消息人士传出:宁德时代顺利过会。过会意味着宁德时代上市的审核工作通过,接下来只需等待批文下来,便可正式上市。

3月12日,宁德时代招股说明书预披露更新,到4月4日,宁德时代过会耗时仅用24天。此前富士康创造的36天过会速度记录,被宁德时代刷新。在A股的传统节奏中,上市花费的时间,大概是宁德时代所耗时的30倍——700-800天。

宁德时代闪电过会背后,是宁德时代过去三年业绩的指数级增长。2015 年、2016 年 及 2017 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产量分别为2.19GWh, 6.80GWh 和 11.84GWh;营业收入分别为 57.03 亿元、148.79 亿元和 199.97 亿元;资产总额分别为 86.73 亿元、 285.88 亿元及 496.63 亿元。

若仅看动力电池产量,宁德时代已经超越松下,成为全球第一大动力电池生产厂商,就在五年之前,宁德时代的体量还完全不在动力电池厂的第一梯队中。

宁德时代过会之际,车东西研究发现,宁德时代的缔造者曾毓群,在电池创业路上故事精彩程度堪比比亚迪CEO王传福。

关于宁德时代的崛起故事,已经有太多太多。令人好奇的是,曾毓群究竟是如何成为了电池界的巨兽缔造者?

二、惊险创业:买到残次专利 硬抗出产品

出身宁德农村的曾毓群是个不太安分的人。从上海交大毕业后,曾毓群在学校分配工作的国企仅仅干了三个月,就南下东莞,进入了新科,一家为电脑硬盘生产磁头、年营收达10亿美金的公司。

但曾毓群又是安分的,他在新科一待就是十年,凭借自己的努力,在31岁时成为了新科的研发总监,也是公司第一位大陆籍的总监。在公司中,曾毓群接触到美籍华人高管陈棠华、梁少康,这两位伯乐,后来将曾毓群拉入了电池行业,成就了宁德时代故事的开端。

其实曾毓群差一点和电池行业错过。

1999年,新科的执行总裁梁少康找到曾毓群,想拉他入伙做电池的时候,曾毓群正在考虑离职前往深圳淘金,猎头介绍的下家为他开出了总经理的职位。

u=3768092588,2174777525&fm=27&gp=0 副本

▲梁少康

当时,便携式的消费电子产品的增长势头正在席卷全球,就在1997年,世界上第一台MP3诞生,而它小巧的身躯很难装下传统的圆柱形电池或者是方形电池。为这些新产品打造新电池,是一门走在历史行程上的生意。

梁少康又请来曾毓群的直接上司陈棠华,劝说曾毓群入伙。陈棠华曾经在新科的队伍中发现了曾毓群这个勤奋又聪明的年轻人,选拔其出国留学,在工作上予以指引,对曾毓群可以说有知遇之恩。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曾毓群被说服。1999年,三人主导的电池公司在香港成立,名字叫做ATL(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新能源科技。

▲曾毓群

ATL一开始的目标选得很明确,制造聚合物软包锂电池。一则在圆柱、方形等形态电池上,日系巨头已经站稳脚跟,拿下大部分市场,而没有固定形态的软包电池可以避开和巨头们的正面竞争;二则不同的消费电子产品对电池的规格有千差万别的要求,软包电池最大的优势则在此——形态相对自由。

确定方向后,曾毓群飞往美国,从贝尔实验室手中购买聚合物锂电池的专利。曾毓群去得不算早,当时,已经有20多家机构从贝尔实验室拿到了授权。

然而,当曾毓群按照贝尔实验室的专利配方试制电池时,发现产品存在一个致命问题——使用一段时间就会因为内部材料分解释放气体而膨胀,导致电池存在爆炸风险,不可使用。

在创业资金即将耗尽,创业项目就要失败的关头,ATL众人发现是电池内的电解液配方存在问题,反应活性温度太低,容易分解产生气体。在奇迹般的两周技术攻关,尝试了数十种电解液配方之后,ATL解决了电池胀气问题,产品顺利生产。值得一提的是,在拿到贝尔实验室授权的机构中,ATL是当时唯一解决了这个问题的团队。

▲ATL聚合物电池

2001年,ATL在东莞白马的厂区落成,当年出货量就达到了100万枚电芯,主要为蓝牙耳机等产品供货。技术突破的价值功不可没,不过那时曾毓群和他的创业伙伴们还没有认识到,这项突破未来会带来多大的前景。

三、苹果订单成背书 成就聚合物电池龙头

2003年,正为iPod续航发愁的苹果找到了ATL,希望后者为其定制一款能用于新一代iPod的高性能电池——既要满足特殊的形态以安置在小巧的iPod中,又要有高容量提升续航,还得保证安全。这些需求,统统正中ATL技术的下怀。成功为iPod开发出异形聚合物锂电池后,ATL拿到了苹果发来的订单——为1800万台iPod供应电池。

timg

▲第三代iPod

经此一役,ATL顺利打入苹果的供应链。这层关系,也成为了ATL日后撬动更多资源与订单的有力背书。

在智能手机全面兴起普及后,ATL势头更盛,相继成为过vivo、华为、三星手机的电池供应商。在2016年的三星Note7电池爆炸事件中,ATL一开始差点背锅。后来检测证明,在Note7的两家电池供应商中,ATL生产的电池,比三星子公司SDI的产品更加安全。三星Note7的坏事,反倒进一步证明了ATL的实力。

到2017年为止,ATL已经在曾毓群的带领下成为全球第一大聚合物电池生产商。颇令人玩味的是,最早进行聚合物锂电池开发的索尼,现在喊出的口号是——超越ATL。

只是,曾毓群与陈棠华、梁少康众人创办ATL过程中,留下了一个不小的遗憾。在2002-2003年的需要快速成长扩大规模时,ATL过多地引入了风投资金,创始团队持股比例很小。后来电池市场竞争激烈过后,汉鼎、凯雷、3i这三家持股最高的机构股东悉数选择退出。在股权出售中,ATL众人老东家新科的母公司——日本TDK集团接手,全资收购ATL股份。

这造成了如今ATL身份的尴尬——一家中国人创办、中国人主导的公司,却是由日资控股。虽然科技产业早已是全球竞争合作,但时时敏感的中日关系让ATL免不了因为这一点被人戳脊梁骨。

曾毓群显然把这当作了一个深刻的教训,日后创办宁德时代时,曾毓群一来强调完全中资背景,二来保持了创始团队对公司的绝对控股。

四、提前五年布局 孕育宁德时代

ATL业绩在群狼环伺的电池行业中稳步上升,成为了聚合物锂电的龙头。不过松下、索尼、三星、LG把持的其他品类电池,ATL暂时也攻不进去,消费锂电的格局相对稳固下来,再没有波澜壮阔的创业故事。

但历史的行程注定了电池产业要再度被推上风口浪尖。而在风口真正到来之前,曾毓群已经嗅到了机会。

2008年,ATL管理层决定在内部正式成立动力电池团队。

推动这个决策的除了曾毓群,还有一个关键人物黄世霖。黄世霖也是ATL元老之一,在ATL曾任研发副总。除了开发消费电子电池,黄世霖在ATL内部一个重要的工作是,进行车载动力电池及动力电池管理系统的开发。

▲黄世霖

在2004年,黄世霖参与了粤港招标项目“汽车用动力型锂离子电池系统的研发和产业化”。 但在消费电子电池凶猛出货、全球没几辆新能源车的年代,这项工作的性质更像是科研。这一切在08年后转变。

当年,中国政府借奥运会之机,开始用政策支持+财政补贴的方式推广新能源车,试图在汽车产业中换道超车。而新能源车无论是插电混动还是纯电动车,都需要用到大量的电池。

2011年,客车新能源车市场规模已经初现端倪。因为国家法规限制,外商独资企业无法生产动力电池,曾毓群与黄世霖决定再进一步,将动力电池团队完全独立出去。当年,在曾毓群与黄世霖主导下,CATL在曾毓群的家乡宁德成立,取名宁德时代。

从CATL的英文全称——China 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以及落地宁德可以看出,这个新企业多少是有些曾毓群的家国情怀在里面的。由于车载动力电池与消费锂电在底层原理上相通,CATL成立之初,来自ATL的技术骨干组成了研发的中坚力量。神奇的是,人员的流转并未影响到ATL的正常运转,ATL照样把软包电池第一巨头的地位牢牢攥在手里。

虽然在当年就有来自金龙客车的订单(金龙现在是宁德时代最大的客户),这时候的宁德时代仍是技术研发、继续力量为主,因为新能源车市场真正迎来爆发,是好几年之后的事儿了。

五、宝马订单助攻 CATL站到台前

2012年, 给特斯拉提供电池的松下已经被认为是动力电池界的龙头,而初生的宁德时代仍籍籍无名,宝马给了宁德时代一个走上舞台的机会。

当年,同样看到新能源车趋势的宝马,想为旗下新能源车品牌之诺,找一家中方的电池供应商。挑来挑去,最终挑中了宁德时代。因为宁德时代虽然看上去刚刚成立,但却因为和ATL的关系有着大量的锂电池研发经验,在动力电池领域也默默积累了近十年时间,并不是领域内的新兵。另一方面,ATL为苹果长期供货的经历,对宝马来说具有很强的说服力。技术底蕴+高端品牌背书,宁德时代拿下宝马这一单。

日后之诺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取得成功,但宁德时代仍从中受益良多。宁德时代总裁黄世霖曾提到,宝马给到的技术要求多达800页。严格的要求虽然形成了不小的压力,但也反过来促进了宁德时代进一步提升电池的生产及检测水平。宁德时代内部一位工程师提到,宝马的项目之后,电池检测工作有了明显的优化。

外界虽然未能看到这份技术文档,但得到宝马的认可,让众多厂商对宁德时代趋之若鹜。随后,不仅客车企业的新能源订单增多,北汽、吉利、长安等乘用车企业也相继将宁德时代作为其供应商。在这之后,宁德时代开始在动力电池领域站稳脚跟。

2015年以来,国内新能源车市场的爆发式增长让宁德时代的潜力被完全释放。宁德时代在国内新能源车供应商名单上开始“霸榜”,到目前为止,工信部公布的新能源车目录中,3200款车型有500款是宁德时代提供电池;去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装机量占国内市场总装机量30%,比第二名比亚迪的市场占有率整整多出一倍。

电池行业人士纷纷侧目,宁德时代是彻底起飞了。

结语:天时地利人和催出动力电池第一股

宁德时代顺利过会,创下2项瞩目的记录——一是1300亿估值记录,二是24天过会速度记录。可以预见的是,上市之时,宁德时代势必引发又一轮投资狂欢。

而这一切背后,是曾毓群领导成就了两家电池巨头,在电池行业中近20年的求索。善于观察形势的他在消费锂电和汽车动力电池兴起的两个节点两次创业,踩中了历史的当口。

看上去似乎只是外部机会成就了曾毓群与他的两个“时代”。但回望曾毓群的创业史会发现,对于我们如今习以为常的趋势,他比常人要早5年捕捉到。

中国的庞大市场提供“地利”,人们消费产品的升级是谓“天时”,强大的研发团队是“人和”,但将这些捏合到一起的,仍是曾毓群这个干了20年电池的关键先生。

友情链接:30596   67241   4985   86307   15229   45955   68540   43907   13324   83160   50556   6530   47268   8971   70886   63777   52352   59119   42237   6355